得到诺贝尔奖后,生活会有什么改变?

来源:意得辑专家视点           作者:Editage意得辑

今年的诺贝尔奖热热闹闹的公布完了,在得知获得诺贝尔奖的那一刻,得奖人便从原本只有同事认识顿时成了全球名人,名誉、荣耀、奖金、媒体焦点,让得奖者的人生变得如同梦境一般。科学家们是怎么处理这个情况的?这个景况对他们的人生和工作是稍纵即逝亦或有长远的影响?

自诺贝尔奖公布的当下,得奖人突然觉得自己变得很忙,学术单位、会议、广播、电视节目等各式各样的演说邀请蜂拥而入,他们开始到世界各地与商业人士、政策制定者、政治人物会面。许多诺奖得主被授予有力的学术地位甚至政府高层职位,对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具有发言权,像是 1951 年因发现钚元素(用来制作原子弹)而获得诺奖的 Glenn Seaborg,在得奖后担任美国原子能委员会(Atomic Energy Commission)主席十年之久。一同获得 1989 年生理学或医学奖的 J. Michael Bishop 博士和 Harold Varmus 博士发现人类跟动物皆存在致癌基因,Bishop 自此成为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校长,Varmus 则是成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院长,Varnus 表示:「(得到诺奖后,)我的人生有了剧烈的变化,我顿时从一个平常的学术科学家变成领导。虽然我先前从没有参与过任何国家级的议题,突然间我自己身在在政府的各项讨论中,探讨科学政策相关问题,还在国会上作证。」虽然行程变得极度忙碌,Bishop 和 Varmus 的研究工作仍然没有中断,他们依然在单位里有自己的实验室。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维持公众人物生活与科学研究间的平衡,虽然科研才是他们的最初热情所在。2001 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共同获奖人野依良治(Ryoji Noyori)的人生就完全改变,他说:「在得奖前,我专注在自己的研究还有在名古屋大学的教学上。」但自从他成为诺奖得主之后,他便完完全全脱离了研究生活,绝大部分的生活中心在帮助政府发展日本科学研究和教育的版图。像野依在得奖后进入另一种生活的还有许多人,比如 1996 年的化学奖共同得奖人 Harry Kroto,他说他永远都在演讲,各式各样的讲题,有时候甚至跟科学完全无关,这些责任让他除了教学外鲜有时间做自己的事,研究更是完全排不进顺位,Kroto 哀伤地表示:「我有时候觉得,如果我没有发现(让我获得诺奖的)成果的话,可能会活得开心一点。」

改变最大的,是人们看待诺奖得主的眼光。得奖人都是杰出科学家,但却被视为各个议题的权威,即使有些根本不是他们的专业范畴。他们说的话都被认真看待,因此一言一行都要特别小心,2011 年物理学奖共同得主 Brian Schmidt 就说:「诺奖带给我最大的收获是我可以代表科学发声......作为诺贝尔奖得主,我的看法总会变成公众演说...我努力负责任地使用这个话语权。」

诺贝尔奖带来的荣耀与认可确实也为得奖者的人生带来一些挑战,关键是如何平衡原来生活中已有的任务以及新增加的责任,并抵抗不属于自己专业领域内的诱惑,1974 年物理学奖共同得主 Anthony Hewish 就警告:「在接受任何请求的时候要小心,不要加入太多协会。」另一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Frank Wilczek 精确的说出这个问题:「(赢得诺贝尔奖的)缺点是诱惑,可以抗拒的诱惑,尤其是倚靠诺奖光环的诱惑,还有成为宏观问题重要发言人士的双重诱惑。」

 

【本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原文在此

 

最新评论

关于意得辑国际科研发表学院

意得辑(Editage)是中国科研作者(尤其是中国医药工作者)与国际期刊、发表平台和编辑之间的沟通桥梁。意得辑国际科研发表学院旨在通过提供全球最精华的科研发表资讯和高品质的科研论文发表服务,帮助中国科研作者:
• 用最有效的方式呈现科研发现;
• 遵循正确的国际科研和发表伦理;
• 有效传播科研发现,提升国际影响力。